杨超越参加访谈节目,去偶像化的她惊掉主持人下巴

杨超越参加访谈节目,去偶像化的她惊掉主持人下巴

杨超越是个比较喜欢表达,也挺善于表达的人,节目中自己也提到了这一点。这次表现非常棒。第一次追星的杨超越粉丝不少,有点被偶像杨超越带着飞的晕乎乎感觉。其实杨超越出道才一年,后面惊喜会越来越多。

杨超越参加访谈节目,去偶像化的她惊掉主持人下巴

节目首先得益于主持人李静女士的平易风格,循循善诱,能让超越比较放松,能尽快进入状态,充分表达自己。在访谈中,李静能很迅速实时捕捉杨超越的心理和话头,让访谈自然流畅。一些问题很深刻,杨超越以前从未回答过,最忠实的老粉丝仍能有新鲜感。

杨超越参加访谈节目,去偶像化的她惊掉主持人下巴

这里有一点,李静并不需要像粉丝一样熟悉杨超越的所有材料。明星的个人材料有组里整理收集和分析。李静见过太多太多明星,有访谈的固有套路、流程。所要提的问题事先也会经过一些筛选。比如杨超越拍了三部剧,这肯定是要问到的点。采访者从更大的面去把控,是有助于展现受访明星个性而非共性的。

杨超越参加访谈节目,去偶像化的她惊掉主持人下巴

节目中杨超越在力图展现真实的自己。这是一个去标签化,也是祛魅(去偶像化)的过程。

有一些标签是难以去掉也不需要去掉的,像偏正面,自己、粉丝、业内都认可的,比如积极、真实、幽默、综艺感。再比如官方给的标签,比如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影响中国年度演艺人物、人物杂志的相关报道。这些官方报道也在一定程度上为杨超越去标签,尤其是负面的标签和锦鲤标签。

杨超越参加访谈节目,去偶像化的她惊掉主持人下巴

杨超越需要去掉的标签,可以分为几个类型。一是过往被强加、故意误读和夸大的。比如“懒惰”、“心机/讨巧”、“锦鲤”、“傻”、“废物”。只要一个人稍微深入了解,这些基本上不攻自破。而“锦鲤”,则已成为一种符号。考试季节转发的不是“杨超越”,而是锦鲤,“临时抱佛脚”中的那尊佛而已。

杨超越参加访谈节目,去偶像化的她惊掉主持人下巴

二是随时间推移已经有所改变的。比如“没有实力”、“唱跳不行”、“德不配位”。

杨超越参加访谈节目,去偶像化的她惊掉主持人下巴

三是需要在近期和未来加以脱掉的。比如“钢铁直男”,比如前景暗淡(贬低)或者一步登天(捧杀)。“钢铁直男”是一种心理暗示,是内心的保护色,也有吸粉作用。现在这个保护色已经完成其历史使命,作为一个梗存在,或者作为杨超越复杂个性中的一种即可。

杨超越参加访谈节目,去偶像化的她惊掉主持人下巴

从杨超越的一些话语上看,她已经超出了“矫正人设”这个层次。同道大叔访谈中她说自己很刚,但“黑子太多,怼不过来”。这是一种无奈。不过偶尔还是下场怼一下营销号和黑子,效果好的让人瞠目结舌。新浪采访节目中她说自己不特别在乎负面言论,会主动甄别,闻过则改。这是更高一个级别。

杨超越参加访谈节目,去偶像化的她惊掉主持人下巴

本次《非常静距离》节目中直接说自己丑还自爆喉结,表明杨超越除了保持真实,也更加自信,做艺人也到了一个全新的层次,进步神速。反正横竖总是被黑,索性自己当自己黑粉,“你爱信不信”。最骚气的是还cue了营销号、震惊体一把。以后如果国民度还没能彻底打开,黑红路线可以保底,只要不糊。

杨超越参加访谈节目,去偶像化的她惊掉主持人下巴

当今物质、信息过于庞杂,信息渠道多,信息噪声强,时间成本也越来越宝贵。要想捕获一个陌生人的关注,并没有那么容易。明星再有名,仍然需要各种曝光机会,向观众展示和宣传自己的机会。每个娱乐明星都不应放弃任何一个场合,来洗白自己、表现自己、宣传自己。杨超越非常聪明,这一点不会不明白。更为聪明的是,她没有刻意去做自我宣传,没有刻意做去标签和立标签的事儿。

杨超越参加访谈节目,去偶像化的她惊掉主持人下巴

整个《非常静距离》呈现给观众面前的,是自然、流畅、真实、欢快的进程,是不包含尴尬、卖惨和负能量的过程。这一过程让观众看到的,不再只是存活在几个标签词中,片面、零碎的的杨超越,也不是冷冰冰的如同一座绝美但无灵魂的大理石雕像,而是真实、鲜活、完整的杨超越。一如她在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和《哈哈农夫》节目中的整个表现。

杨超越参加访谈节目,去偶像化的她惊掉主持人下巴

祛魅即去偶像化,俗称脱下偶像包袱。杨超越的真实不做作,就是一种祛魅。杨超越自己在不同场合说过“偶像包袱”的事情,对此有理解。在非常静距离节目中,我们也不止一次看到杨超越打破偶像的距离感、神秘感。比如在杨超越绘声绘色说自己有“喉结”后,李静惊掉下巴的表情绝不是装出来的。我相信她访谈过那么多大牌小牌女明星,很少有人像杨超越这样一本正经讨论自己喉结的。杨超越由于有直播的基础历练,对偶像和偶像包袱的思考、理解和体会应该比较深。这也是顺应网络时代发展的。网络时代让明星无所遁形,索性做好率真的自己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