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超越杯编程大赛:产出型追星,让粉圈远离氪金和互撕

杨超越杯编程大赛:产出型追星,让粉圈远离氪金和互撕

大家好,我是卢诗翰,今天我想说一下杨超越杯编程大赛的事

其实在两周前写流量第二篇,粉头和经纪公司盈利方式的时候,我随口举了一下某明星的例子,之后就有海量的粉丝来联系我,不希望我提他们的事。因为实际上他们完全知道粉头回扣的事,只是他们心甘情愿。

这个事实对我的冲击挺大,我那时就在思考,年轻人追星其实是一种比较刚性的需求,毕竟很多人都需要精神寄托。我真正反对的不应该是追星,而是不正确的追星,比如低劣的刷流量模式,将自己变为人肉数据机

但什么是正确的追星方式,我一时也想不出来

直到今天早上,有人把编程大赛的事和我说了一下,我那时就觉得,这个似乎,有一点不一样。

因为传统的氪金,刷榜,打投,都是资本的阳谋,粉丝们需要投入金钱或者精力。偶像则用销量证明商业价值。

但再巨大的声浪也无法掩盖一个事实,粉丝在这个过程中,是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的。

有了投入在心理上就不可避免的希望看见成果,“我刷了这么久的榜你可一定要赢呀!!”

所以伴生而来的高攻击性、高对抗性和高透支率,成为了粉圈恶臭的来源

很多粉丝口上说,我只希望他好,不求回报,其实这个真不是你能决定的,你有了投入,自然的,心理潜意识就会希望看见回报。

为什么越小众的粉圈事情越多?也是这个道理,心理投入太多,更不能容忍失败

而这次的编程大赛,最大的区别是

他是有产出的

他没有让你无条件的投入一件事情,帮忙刷榜,帮忙打投

而是给了你内心的热爱,一个具现的实现舞台

杨超越杯编程大赛:产出型追星,让粉圈远离氪金和互撕

实际上今天下午我看项目进度的时候,我就大致有素了。

50%的项目,根本人都组不齐,因为目前程序员多美工少,但很多项目美工需求量极大

80%的项目,连一个最终成品都未必能拿出来,因为那架构我看了都慌

但,这又如何呢?

杨超越杯编程大赛:产出型追星,让粉圈远离氪金和互撕

最终结果如何,我觉得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在这件事中,你做了很多自己从未做过的事,

你明白了5个人的项目组原来是需要程序+美工的合理分配的,

你明白了原来小程序和前端真的这么缺我是不是要转行,

你明白了没有产品经理协调大家还真的蛮难推进项目的。

而不是天天坐在微博前,刷榜,控评。重复自己天天做过的事。

在这样的趋势面前

所谓的饭圈排面,所谓的刷榜第一,所谓的控评,互撕,碰瓷,你们很快就会发现,不过是一些小伎俩,没有任何意义

粉圈就留给你们自己玩了,我们扬帆去寻找新世界去吧

愿大家都能在这场征途中,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