凭什么杨超越不能影响中国?

凭什么杨超越不能影响中国?

作者:世界灯火的王小七

​​​写在前面:

杨超越是谁?

一个年仅20岁的当红小花,18年参加爆红全国的选秀节目《创造101》,一路哭到第三名出道成功。也因此成为全网攻击对象,成为18年上半年被骂上热搜次数最多的女明星。但杨超越却一路高歌猛进,并作为18年被国际著名奢饰品品牌Miu Miu唯一邀请的中国明星,参加巴黎时装周,当黑子们仍在竭力抹黑杨超越时,关于杨超越的一切却又悄然改变。

凭什么杨超越不能影响中国?

几日前,杨超越因为被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评选为“2018影响中国年度人物”,被顶上热搜,同时也被骂上热搜:

凭什么杨超越不能影响中国?

当我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,我就想,完了,这场评选又会演变成一场炒作“将军坟前无人问,戏子家事天下知”,拼命骂戏子误国、拼命呼吁关注科学家并痛呼国家危亡、道德滑坡、娱乐至死的营销盛会了。

结果也不出我所料,当天就生产出数篇爆文,观点大致可以概括为:

1、没有实力、也任何实质性贡献的杨超越,没资格上榜。

2、杨超越获奖侮辱了其他获奖的人、侮辱了全国科学家、更羞辱了14亿中国人:

凭什么杨超越不能影响中国?

凭什么杨超越不能影响中国?

凭什么杨超越不能影响中国?

出现这样的大型侮辱场面我也不怎么奇怪,毕竟这群公众号经常代表科学家和14亿中国人受侮辱。

侮没侮辱14亿中国人我不知道,但这群营销号,以及那些坚信杨超越不配获奖的人,应该被送回去重塑九年义务教育,我倒是很笃定。

当然,如果你看过类似的营销文,或许即便你觉得他们说的有点牵强,也会隐约觉得杨超越不配获奖。

但我问先你一个问题:“影响”中国年度人物,就一定要是正面、实力派的形象吗?

先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奖项的核心词:“影响”

“影响”这个词本身就是一个中性词,有好有坏,比如我可以说“手机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”,即为坏的一面。而我说“毛主席的伟大事迹对我产生了深远影响”,这就是好的一面。

谁规定影响必须是正向的?想必你小学语文不及格吧?

这是“影响中国”年度人物。不是“报效祖国”年度人物或者“科学贡献”年度人物。

这里评价的是影响力,不是个人贡献,不是体育成就、科学成就。

那些说杨超越拿奖是在侮辱科学家的人就更扯淡了,人家杨超越拿的是“演艺界的影响中国奖”,跟科学家有半毛钱关系?

是我国学者批量进军演艺界了?还是明星大量进军科研界了?

如果现在有个科研界“影响中国奖”,结果被一个明星得了,这才叫侮辱。

而如果单单谈演艺界,说实话,2018年我找不到任何一个影响力比杨超越更大的明星。

即便你不认识杨超越,你也一定见过、甚至转发过她的锦鲤图:

凭什么杨超越不能影响中国?

而且从往届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评选出的影响中国年度人物里,我也看不出杨超越被评选为“2018年演艺界影响力年度人物”有何不妥:

2016年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演艺界影响力年度人物为鹿晗。

2017年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演艺界影响力年度人物为王俊凯。

事实上,人家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完全是在实事求是,结果不知道怎么,就戳中部分语文不好、还特别容易被侮辱的中国人的内心了。

很多中国人大概是脑子非黑即白两面化久了,基本的语文知识都忘了,连词语都要被重新定义成政治正确。非要让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改名为《政治正确周刊》。

说白了你可能就是单纯看不惯杨超越拿奖而已,那我们换个说法:2018年,杨超越跟科学家、教育家、董事长等各界成功人士,对中国产生了极大影响。

是不是就又能接受了?

暂且不说国内媒体,国际上大名鼎鼎的《自然》杂志在评选年度人物的时候,也不是全部歌功颂德,这不,中国的贺建奎就光荣上榜(位置在左下角),上榜理由是:基因编辑流氓。

凭什么杨超越不能影响中国?

《自然》杂志给予贺建奎的评语是:

批评声排山倒海般地涌来,指责他弃重要伦理规范于不顾,将双胞胎暴露于未知的风险中。贺建奎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与该事件撇清了关系。相关部门已经禁止贺建奎继续从事研究工作,并已展开调查。

贺建奎不再接受媒体采访,他退下历史舞台的速度一如他当初的昙花一现。

事实上,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,任何一个具有新闻理想的媒体,本身就应当全方位展现社会风貌,无论好坏都应如实展示,这才是媒体对时代、真相和人民真正的尊重。

至于那些整天代表你接受侮辱的营销号就算了吧,你觉得他们是为你着想的好朋友,其实他们只是在努力把你培养成一个逻辑混乱的傻X。并且希望这样的傻X越多越好,这样他们才能盆满钵满。

所以当我看到杨超越上榜时,我还是很欣慰的,虽然看着没那么体面,但至少证明了,国内还有在面对无脑群众时敢于呈现事实的媒体。

况且人家杨超越,还真就是一个实打实的正能量明星。

杨超越从去年6月份出道开始,就开始被频繁骂上热搜,荣获18年被骂上热搜次数最多的女明星奖。

而黑子们主要黑的点也就一个:“没实力”。

因为当他们想要努力扒出杨超越的其他黑点大黑特黑时,却发现:扒光了杨超越的前世今生,结果没发现一点黑料。

反而给我们呈现出一个家境贫困但性格阳光、积极、孝顺、脾气好、有志气的女孩形象。

在《送一百个女孩回家》节目里,主持人说这期的主题是“成名的代价”,问杨超越走到现在付出了什么心酸的代价。

杨超越没有像其他明星被采访时一样卖惨,而是说:

“什么代价不代价的,我都没计较过这事儿,你不成名你也累……只要是努力活着,想要自己过得更好的人,没有人不累,没有人不付出汗水。”

凭什么杨超越不能影响中国?

被问及是否对现在的生活状态满意时,她说:

挺满意的好很多,也有钱往家寄了,那时候出来工作就是为了不拖累我父亲,然后后面能赚钱的时候寄回去,父母就会觉得过得还很好。

在被问及对自己是否满意的时候,她诚恳地说:

其实我还是挺容易自卑的,这样子一直告诉自己你很优秀你很棒,就是要自大一点,自大可以抵消自卑;

说实话,当我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倍受触动,作为一个同样农村出身的孩子,自卑也一直是我的家常便饭,我们这类被贫穷赋予自卑性格的人,需要靠着心理暗示努力强大。

当她说出自己经常往家里寄钱时,我也真的自愧不如,父母没要求过我什么,这么多年我也是只想着自己的生活,就没怎么给父母钱。当她谈到往家里寄钱就是让父母安心时,我瞬间泪目。

杨超越就像一个在我们学生时代时,一个长得正,脾气好,重义气,出身亲民,懂事孝顺,每天大大咧咧还冒着傻气的阳光大女孩,人人喜欢,却因为成绩很差被定义为所谓“差生”。

结果被老师要求不准跟好学生玩,不然会带坏他们。家长也不准自己的孩子找她玩,就怕自己的孩子被这个差生影响学习。

所以这些老师和家长也不理解,为什么这个人都是差生了,身边还会有这么多好朋友。

他们很愤怒,说你这是不求上进,是不知好歹,是贪图享乐,是歪风邪气,然后把你拉到一旁严肃地跟你说,别跟着那个差生堕落。

他们不知道的是,我们想要跟那个差生做朋友,并不是因为她成绩差,而是因为她阳光积极,又懂事有趣。我们只是想要从她身上感受到一种温暖,一种即便我很差劲,我也可以活的很美好的温暖。

这种温暖,在杨超越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就像《影响中国》官方对杨超越的颁奖词:

“这个年轻女孩身上折射出一个时代普通人的奇迹与梦想。”

这样一个好女孩,凭什么就不能影响中国了?

反观今年演艺圈的大腕们都什么样子?

冯小刚范冰冰逃税千万,PG One李小璐婚内出轨,陈羽凡吸毒锒铛入狱,蒋劲夫家暴女友,没有负面消息的明星简直凤毛麟角。和前面那些人一比,杨超越简直太有资格拿这个奖了。

她的确不像我们常见的艺人,她也没有那些拿得出手的才艺,唱歌跳舞也不好,但做人最基本的那些品质,被很多人忽略的那些人性的美好,她都有。

说实话,我虽然不是杨超越的粉丝,也承认杨超越确实没实力,但当很多营销号带领群众疯狂辱骂和围攻杨超越时,我是于心不忍的。

就和这一次杨超越入选影响中国人物一样,营销号骂杨超越误国,对粉丝产生不良影响,会残害下一代的精神世界。

我看到都觉得过分了,可能你觉得他们骂的挺对,但我问你一个最简单的问题:“这一切是杨超越一个人造成的吗?杨超越真的残害你们的精神世界了吗?你们骂死了杨超越,这样的现象就没有了吗?”

我也写过几篇关于娱乐圈现象揭露的问题,但我从来都是就事论事,从来没有呼吁别人对某个明星集体辱骂、舆论攻击,而是努力提倡所有人理性思考,深度挖掘内幕,找出根本原因。

而在我眼里,杨超越只有两个身份:

1、对于资本家:她只是一件商品;

2、对于我们:她是一个现象,一个时代。

我在《娱乐圈畸形物语》里面写了娱乐圈存在的教育、资本、群众三方面问题,在《别假装爱科学家了,你更钟爱戏子》里写过科学家与明星的辩证关系,又在之前被删长文《出头鸟崔永元的死亡绝境》里写过造成娱乐圈乌烟瘴气的另一大原因——洗钱内幕:

近年来的中国的娱乐圈一直有这样三个畸形现象:

1、观众没好片子看,每年垃圾烂片却大量生产;

2、影视剧投入越来越多,高质量影视剧却越来越少;

3、演员片酬越来越高,演员的演技却越来越差。

面对这种现状,善良的我们还以为是艺术本身出了问题,实际是很多影视剧投资商根本不在乎影视剧质量,只关心如何“洗钱”。

而洗钱的资金来源主要是资本市场及有关基金、股市。一些老板通过资本市场收到这些股民的钱,之后通过洗钱放进自己的口袋。

简单来说,就是悄悄地把老百姓的钱偷到自己口袋中。而洗钱最高效的方式,就是拍电影、电视剧、搞综艺。

这些老板们拿到老百姓的钱之后,就开始随便选一个影片投资,摇身一变,成了投资商,然后付给经纪公司巨额报酬,经纪公司则暗中把大部分钱再转移给这些老板。

同时,这些“投资商”还会与拍摄制作公司达成协议,把来自资本市场的公共资金,仅一部分用于拍戏,另一部分则以拍戏制作为名目,转移到自己的代理人、代理公司手中。然后这些代理人、代理公司又会在暗中把大量资金转交给这些老板。

这样一来,那些原本来历不明的资金就有了名正言顺的由头,轻轻松松几亿元挣到手。

此外还有重要的一环,经纪人公司和投资制作公司,又会买通收视率统计机构和微博等大的舆论平台,不管多烂,都把这些为了洗钱而拍摄的影视剧推上热点,大力鼓吹,包装为高收视率热播剧。

这都是娱乐圈几乎做烂的事情了,比如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伪造点击量的事件,达到了夸张的一天15亿次。也就是说有7亿中国人每天要看两次这部剧。

通过这些操作,这些影视就会有一个光鲜的收视口碑和业绩,欺骗市场,欺骗观众,也欺骗了影视的有关管理部门。

而杨超越也只是这批洗钱与挣钱者的商品中转站而已,对于他们而言,她只有金钱数字的变动。

事实上,无论是杨超越、范冰冰还是其他你们正在辱骂的明星,在资本家眼中都是大小不同的数字而已,即便你们骂死了范冰冰,也会有无数个范冰冰继续登台,当问题的根源得不到解决,一切都会反复重演。

当然我不是说不准你们骂杨超越、范冰冰,你们骂他们也跟我没半毛钱关系,毕竟他们一星期的收入都比我一年的收入还多。

我只是觉得,是的,你们骂完了,然后呢?

真正的问题得不到解决,只剩一地鸡毛。

我反感营销号的原因也在此,他们只会表面上拼命引导群众情绪,没有任何深挖或者逻辑论证。长此以往,不但问题得不到解决,群众也只会变成越来越无脑的喷子。而这也正式这些营销号的真正目的。

在中国,只有两类媒体,一类拿读者当朋友,一类拿读者当傻逼,但是很奇怪,后者往往混得比前者好。看看那些营销号的蓬勃现状,再看看我现在的凄凉景象就知道了。

而对于我们,杨超越是一个时代的最佳呈现,是焦虑、浮躁时代的最佳表征。

当杨超越化作锦鲤被中国人大肆传开时,我就知道——一个极度焦虑时代来临了。

正如方可成在《拜锦鲤教》所说的那样:

1982年的一篇论文《Superstition and Economic Threat: Germany, 1918-1940》发现,一战到二战之间的德国,整个社会处于紧张动荡的状态中。人们的工资水平越低、失业率越高、整个社会的工业生产越低迷,迷信的水平就越高。当然,当时的德国没有锦鲤这种东西,他们追逐的是星相、神秘论、邪教。

2002年的一篇论文《The Effects of Stress and Desire for Control on Superstitious Behavior》对其中的具体机制做了更进一步的研究:为何人们在生活压力大的情况下,就更容易有迷信的行为呢?研究者发现,这是因为压力导致人们丧失对生活的控制感;为了重新获得对自己生活的控制,人们就会通过迷信的途径,依靠许愿池或锦鲤寻求心理上的确定感,希望重新成为自己人生的主人。

杨超越化身锦鲤,被人们迷信般传播时,就意味着生活的压力,已经大到让我们无法只用理性自控,需要寻求缥缈的精神寄托。

拜锦鲤教的出现意味着:全社会的焦虑指数已经达到了一个高点。

在这个全球都面临着巨大的焦虑和不确定性的年代,在外部贸易摩擦和内部“共克时艰”的背景下,在年轻人普遍感受到压力和无力的时候,拜锦鲤教的出现不是一种偶然。

它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症候。

杨超越则是这个症候的漂亮包装。

2018已经临近末尾了,我的病也赶在年前好了,能幸运地用健康状态迎接新的一年。

今天的结尾,我不想呼吁也不想悲痛,只想趁着年末许个小小的愿望:

2019,请对我好一点。

杨超越只有两个身份:对于资本家,她是一件商品,一个符号;对于我们,她是一个现象,一个时代,是我们这个焦虑时代的一个漂亮包装。

如果你赞同,请转发出去让更多人看到,感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